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下载四川鞋业协会微信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站内搜索:
四川省鞋业协会祝全川鞋业界的同行们,身体健康!生意兴隆!财源广进!马运亨通!马到成功!
杭州大学生卖鞋月入2-3万!球鞋疯狂藏着什么利益链
发表日期:2019-06-27     浏览:    作者:来源:浙江在线浙商网  文字大小:【】【】【

06月26日讯,一个月流水超过200万,月收入2万-3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小陈的支付宝账单,记者很难相信现在的球鞋市场已经繁荣成这个地步——兼职做“鞋贩子”足以让一个1999年出生的大二学生实现零花钱自由,甚至比大部分普通白领的月收入更高。
  不过当记者对小陈的月收入表示震惊的时候,小陈却很“谦虚”,他说在这个圈子里月入两万很一般:“我认识两个高中生月入几十万,跑车名牌表都买起来了。”说到这,小陈满眼佩服,“我现在还差得远呢。”

  这两年,鞋圈广为流传 “中年人炒股,年轻人炒鞋”“炒不完的鞋,割不完的韭菜“靠炒鞋走向人生巅峰”……随着全民炒鞋时代的到来,球鞋市场几乎陷入疯狂,普通工薪阶层期望的收入已然不是鞋贩子们的目标值——曾经象征潮流文化的球鞋圈正在演变为一个巨大的名利场。

  在很多球鞋爱好者心中,潮鞋只有AJ(Air Jordan)、椰子(yeezy)和其他球鞋,只要这两个封神系列发售新款,几乎都会引发轰动,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耐克和阿迪达斯门店前长长的队伍。

  在成为鞋贩子之前,小陈也是排队者之一,从零花钱里辛辛苦苦攒下一些才够买一双鞋。“耐克每次在线上出新品都会抽鞋子,阿迪基本是线上抽排队资格,然后去线下实体店买。”

  所谓“抽鞋子”,就是通过NIKE的官方手机软件Nike SNKRS抽签,由于球鞋每次的发行数量有限,抽中的概率与彩票中奖的概率不相伯仲,鞋圈戏称这款软件为“理财软件”——只要中签,转手就能卖掉赚钱。

  而阿迪达斯在取得排队资格之后也不一定能买到鞋,小陈说,鞋子的发售数量永远都比排队码少。这个月7日,“黑天使”(阿迪达斯 Yeezy Boost 350 V2)正式发售,小陈抽到了武林银泰阿迪达斯店的排队码。当他6月6日晚上9点左右赶到武林银泰时,已经有上百号人在排队了。

  当晚10点左右,记者在西溪印象城二期一楼的阿迪达斯门口也看到,有五六十个年轻男生拿着小板凳坐在门口排队,有人在打牌,有人在组局玩游戏,都在苦等黑天使的到来。目前,这款发售价1899元的黑天使在电商平台上已经涨到了4449元。

  火爆、难抢的一级市场造就了二级市场的诞生。去年暑假,小陈去宁波玩,恰好赶上天一广场的阿迪达斯店在发售椰子系列,他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在排队的信息后,鞋贩子主动上门求收购。在加价两百卖掉了自己和同学的鞋后,他又以每双赚100元的差价帮鞋贩子收了十几双鞋。光那一天,小陈就赚了2000多元。

  利润当前,对球鞋就不止单纯的热爱了,许多像小陈这样球鞋爱好者也转身成了卖方。在这个由买和卖组成的生态里,几乎所有人都扮演着买家和卖家的双重角色。小陈说,在圈子里像这样自己亲自去排队,买一双鞋转手卖掉的人在鞋圈一般被称为“散户”,而在幕后从各个渠道收鞋子再卖出才是专业的鞋贩子。

  散户、鞋贩子,还有品牌商家、球鞋爱好者,共同组成了一个产生暴利的炒鞋圈子。在这个“游戏”里,运动品牌享有绝对的话语权,他们控制鞋量和发售模式,鞋贩们吃肉,散户们喝汤,还有一些被雇佣排队的人是最底端的存在:拿着最少的钱,干着最累的活儿。最终,所有额外增加的成本,都由球鞋爱好者买单。

  专卖店工作只为获取信息

  炒鞋才是我的主业

  小汪(化名)在杭州一家超市的耐克工厂店工作。表面上他是一个每月拿着四五千元的推销员,而在线上他则是一个对新款潮鞋动向了如指掌的炒鞋达人,在他的炒鞋记录中,椰子鞋、AJ等都赫然在列,一些联名款鞋也大多经手过,这让他在现实生活中像个潮人。

  用他的话来说“炒鞋得来的收入早是我上班所得的数倍之多,之所以选择继续本职工作就是为了多一些内部消息。在外行看起来,这些消息不过是哪一款鞋几月几日发售,总计发售多少款,但在懂行的人看来,这些就是能换来真金白银的资讯。”

  小汪解释说:“以倒钩鞋为例,这款鞋全球发售数量仅为一万双,分到杭州各门店的鞋子仅不到50双,当即我就和朋友联手囤了10双,没想到真的押准了,现在这款鞋的市场价已高出当时收购价1.5万元/双。”

  实际上手握一手信息的小汪也成为不少业内人的朋友,在一个有430多人的微信群里,小汪是为数不多的重量级成员,平时发言不多,但一说话必定引起整个微信群的震动。

  6月19日,记者在小汪的推荐下进入了这个微信群,经过几天的观察后发现,群里的网友来自全球各地,其中有一部分人手头上有二三十万现金,准备炒鞋赚些外快,还有一些人则是想跟着小汪这样消息灵通的人一起捞一笔外快。“这些人的资金大约只有三四万元,对市场的影响力较为有限,这里只是整个潮鞋产业链的下游,真正撬动整个潮鞋市场的集中在产业的中上游。”

  鞋贩群体在不断变大 只要转手几乎都能赚差价

  说到底,潮鞋生意是粉丝生意,品牌的饥饿营销、少量发货,鞋贩子扫货囤货,都需要有人买单才可以炒热整个圈子。椰子鞋当时发售价1899元,但是通过明星效应和粉丝经济,最高被炒到20000元。市场价比发售价高出30%非常常见,有的甚至是原价的好几倍。其中,阿迪达斯2017年发售价不到2000元的350V2白斑马椰子,上市一周内价格迅速飙到1万元以上。耐克的FF WHITE x Nike Blazer Mid彩虹配色鞋发售价也不过899元,在淘宝上的售价却曾高达8000元。

  而这两年,炒鞋圈愈加火热了,这与当下各种平台的崛起有关。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卖方市场是由少数的几家实体店和几个贩子所控制的,如今,年轻人凭借网络的各种渠道,无论是毒APP(运动潮流装备交易平台)还是闲鱼、淘宝,总有一个地方可以卖鞋。即便初高中生的零花钱并不足以买鞋,但鞋子毕竟是一个必需品,他们常见的操作是“以贩养穿”——脚上穿着鞋,先卖着,如果卖出去了就用刚入手的钱买新的鞋子。

  当球鞋被赋予潮流文化之外的经济价值时,想在其中开启淘金时代的人就会越来越多,鞋贩群体自然不断增大。不过要做得好,就要看手中的资源了,小陈说,有些成熟的鞋贩子直接通过关系从代理商处拿货,和散户根本不是一个层级的。

  通过一年的积累,小陈也已经不怎么去线下排队了,每当有顾客找他买鞋,他就会从各个渠道“扫鞋”。“淘宝、闲鱼、毒APP、朋友圈,总之各个平台都要时刻关注。”不过,更宝贵的资源是小陈手机微信群里几百个人,里面聚集了全国各地的鞋贩子。只要有人要买鞋,他就会去群里问有没有这款鞋,买进再卖出,赚其中的差价。同样,如果他手里有鞋,也会调货给其他有需要的鞋贩子。总之,有利大家共享,每一次转手都能获利。

  不过,炒鞋也有风险。小陈表示,炒鞋玩家主要通过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衡量一款鞋值不值得炒。一般来说,都是看哪位明星穿过,是否为联名、好不好看及是否容易搭配衣服,“判断不好就只能赔。毕竟,每双鞋子加价多少在行业里并无明确标准。”

  为了避免把鞋砸手里,鞋贩子有时会同心协力扫一款鞋。比如一款发售价为1199元的AJ,鞋贩子预期它会涨到4000元左右,于是用3000元收购了一批鞋,结果这款鞋只涨到了3000元。为了不亏本,鞋贩子就会联合起来用钱把毒App上的鞋买光,造成稀缺感,再把手中的鞋高价卖出,最后在收货时间前在平台上把鞋子退掉。“当然,这需要很多的资金投入,只有大鞋贩才能做到。”小陈说。

  品牌商发布新款,网络大咖顺应造势 潮鞋的炒作已形成产业链条

  小汪之所以在微信群里拥有特殊的地位,这和他是另一个核心群成员有关。“想要进那个群需要一定的门槛,除了部分专业人士之外,其他炒鞋者要想入群,就要证明自己有500万的流水账单。这个群里有专门从事潮鞋鉴定的技术人员,还有潮鞋鉴定网站的负责人,甚至还有给炒鞋人提供贷款的。”

  事实上在不少人存着买到新款潮鞋就是赚到的想法之时,整个潮鞋行业已经悄悄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其中包括产品发布、营销、炒作、鉴定和代为囤货、转售。

  按照小汪的介绍,记者在微博上找到不少专门推荐潮鞋的网络大咖,这些大咖的粉丝量大约在3万-10万之间,所发的图也大多为新款潮鞋的写真,并附上穿搭指南。在抖音上,一些微博潮鞋大咖也开通了直播,讲解最近发售的新款鞋。

  “这些人中一部分自身就是掌握大量鞋源的大户,一部分是炒鞋大户花钱请来推荐潮牌鞋子的。”小汪说,“而这些鞋子在发售之初往往会搭配NBA某位球星在比赛中的特写镜头或某位流量明星穿着这款新发售的鞋子出现在一些公共场合的照片。其实不管是NBA的球星还是流量明星背后,都有炒鞋的资本在推动。这些资本有些来自官方,有些则来自民间。”

  在炒鞋圈还有另一个人人皆知的群体——炒鞋App的存在。这些App同时肩负着社交、真假鉴定、交易和推广的功能。据小汪介绍,类似的App大约有三四个,其中国内相对较热门的是“毒”,而国外用户数较多的是“Stock X”。“这些App大多具有鉴定真伪的服务,以‘毒’为例,在国内,不少人在线上交易以有没有‘毒’的标记来判断鞋子是否是真的。”

  暴利催生下的潮鞋市场

  新鞋发售当天假鞋紧跟上市

  市面上不少年轻人为得到一款潮鞋而彻夜排队,在暗处则有一个群体正在彻夜开工赶制假“潮鞋”。

  “Lc-my01”是一名活跃在网上的潮鞋销售商,在不少关于潮鞋、炒鞋的贴吧、QQ和微信群里都有她的身影,对自己找上门来的顾客,她往往会回复:现在没有现货或已经转行了,而对于熟人介绍的顾客她则会用微信号添加对方。之所以小心翼翼,是因为在她的微信朋友圈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潮鞋照片和视频。“公司还开发了一款微信查询小程序,用户进入小程序后,按照潮鞋的型号和款式就能找到想要的那一款。”

  6月17日下午2点40分,在经过多层关系介绍后,“Lc-my01”终于添加了记者作为好友。添加后她发来信息说:“久等了,欢迎添加,我在莆田自设厂房,主打中高端品牌运动鞋服货源供应。可代理、可批发、可零售!一双代发。我的朋友圈有更新产品相册链接、小程序码或者进入相册。我还可以承接同行调货、代发、网络平台、实体店、微商、外贸订单、校园团队等一件代发订单。”

  “Lc-my01”称,她的厂房在福建莆田,不仅能生产各类最新款的潮鞋,还能做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一般的鞋子都会和官方发售的时间相吻合,比如6月22日发售的那款yeezy boost 350 v2的鞋子,工厂当天就开始销售,而且从外观上看,这些鞋子的外观和真品鞋一样,不是内行区分不出。如果用户对鞋子质量要求较高,甚至可以拿到和真品一样的鞋子。

  真鞋假鞋难以判断

  官方门店不提供辨别服务

  在“Lc-my01”的推荐下,记者购买了两款潮鞋,分别是不带“毒”标的Nike Air Huarache E.D.G.E. TXT 2019新款华莱士运动休闲鞋和带上“毒”标的yeezy boost 350 v2满天星款鞋。

  “Lc-my01”介绍,前一款鞋的官方首发售价为799元,目前调整到549元,而在她这里购买,相同款式售价为180元,算上30元的代发和邮寄费,总价为210元。而yeezy boost 350 v2满天星款鞋可以根据消费者需要加配“毒”标,并同时配备官方的真标。“这个满天星供应四个版本,材质和做工不同,其中真标真爆版本180元,公司级版本320元,渠道级PK版480元,纯原专柜进货版是650元。”

  “Lc-my01”介绍,这四个版本中渠道级PK版和纯原专柜进货版可以送去“毒”App做线下检测,而且检测通过率有相当保证,另两款售价相对便宜的瞒过线下门店普通工作人员没有太大问题。“配齐毒标和官标,每双鞋只需再加价5元。”

  6月23日,记者收到两双鞋后发现,Nike Air Huarache E.D.G.E. TXT 2019新款华莱士运动休闲鞋的包装盒有明显受挤压的情况,而yeezy boost 350 v2满天星款鞋的鞋盒则相对完整且整洁。

  打开鞋盒后,满天星款鞋上不仅有官方防伪扣,还有由“毒”App字样的标签。使用手机二维码扫描后即可进入“毒”App的下载页面。

  随后记者带着两双鞋分别前往耐克和阿迪达斯的门店,请工作人员帮忙鉴定。其中耐克鞋的工作人员表示,鞋盒的质量不过关,所以鞋子大概率不是门店售出的,而阿迪达斯门店的工作人员在查看了yeezy boost 350 v2满天星款鞋后表示,无法提供鉴定服务,如果对鞋子真假有疑问,可以直接致电官方询问。

  炒鞋这场“游戏” 最终是品牌的利益狂欢,个人请谨慎

  在这个名利场里,能做到稳赚不赔的就只有品牌商。根据美国球鞋电商平台StockX数据,2018年球鞋二级市场销量中,耐克旗下的AJ品牌占据44%的份额,耐克品牌(除AJ外)占26%;阿迪达斯品牌占24%,其他品牌仅占6%。2018年销量前三的AJ ONE、Adidas Yeezy、AJ THREE分别溢价99%、30%、31%。

  有业内人士认为,造成球鞋市场如此火爆的主要原因,还是要归结于商家的饥饿营销。 “每次新鞋发售,品牌方会刻意强调出货量,一旦市场有消息显示货量少,前期预售的价格就能高出原价好几倍。一般来说低于六位数的出货量就属于比较稀缺了。品牌商球鞋爆款的发售价一直维持在1000多元左右,存在明显的溢价空间。而‘炒鞋’可以制造出一种鞋市繁荣的景象,这对品牌价值塑造有好处。”以Yeezy Boost 350 Moonrock为例,首发时全球限量9000双,中国官方渠道只分得了名额81双。

  在这样的热度下,品牌商自然赚得“盆满钵满”,但对真正热爱球鞋的人来说,要负担自己的热爱太难了。“00后”峰子(化名)从小热爱篮球,对篮球明星脚上的球鞋更是痴迷,在家从来不做家务的他,唯一会整理的就是自己满柜的球鞋,每次穿后都要小心翼翼地擦拭。对他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双鞋,而是倾注许多情感的信念陪伴。

  “可是现在要买一双喜欢的鞋太难了,抽了不下50次的签都没中过1次,排队也不一定能买到。而且我的零花钱根本不够买一双涨价那么夸张的鞋。”峰子最近在考虑,要不要也做鞋贩子,试试看一边卖一边买。

  品牌商似乎听到了这些声音。此前,品牌商表示在进行调整,它们开始更多地思考品牌价值与消费者需求量之间的平衡。阿迪达斯和耐克等开始主动提价,增加供货量。但值得一提的是,AJ12018年的溢价仍高达99%。在纷杂的利益面前,这并不是一场容易平复的战役。

  面对真假难辨且风起云涌的潮鞋行业,小汪表示颇有些走钢丝绳的意味。“潮牌潮鞋的发货量掌握在官方手中,但最终囤货的还是大户和散户,一旦官方加大了某款潮鞋的供应量,该款鞋很有可能砸在手里。与此同时鞋子是否畅销还与各种炒作相关,如果炒作中的明星或球星陷入事业低谷或负面消息中,也有较大几率导致鞋价暴跌。”

  某国内运动品牌负责人则认为,囤鞋其实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因为一双鞋即便保存在家中不使用,三四年之后也会因为材料老化或脱胶而产生各种问题,而且鞋子的潮流经常在变化,如果风向有了较大改变,原本花高价囤的鞋子就有可能遭遇断崖式的价格下跌。

  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夏瑾言认为,投资任何商品都有风险,而盲目跟风进入不熟悉的行业很有可能导致大溃败。“我建议投资潮鞋务必要谨慎,此外切记不要利用金融杠杆来囤鞋,一旦整个炒鞋行业出现问题,借助杠杆手段炒鞋的群体将首当其冲受到波及。”

 

分享按钮
上一篇 若再对中国加征关税?美国消费者将多支出505亿
下一篇 陈国学孙泽慧两位“轻工大国工匠”受到表彰
查看所有评论列表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推荐新闻

中国女鞋之都第一届订货节..
互联网新零售 助力成都鞋..
2018四川省鞋业协会与西部..
四川省鞋业协会与四川成创..
驻日本川渝商会会长李建华..
“全省性行业协会商会秘书..
武侯--安岳鞋业产业发展座..
重庆市璧山区工商联及区鞋..
四川省鞋业协会携会员企业..
四川省鞋业协会召开常务副..